《自然辩证法概论》课后有感


撰稿人: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2021级EMBA第五组“福布斯踢馆组”——张宇、邹晓丹、陈敏辉、方堃、吴创源、黄伟、杨庆杰



      在12月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,我们华工2021级EMBAer又步入了这青春洋溢的校园。紧随齐磊磊教授的指挥棒,在浩瀚的哲思潮中游弋,顺着自然辩证法的起源发展脉络,更好的认识自然、哲学、人、人与自然的关系、科学、以及科学的辩证逻辑。


      伟人恩格斯于19世纪70年代将人对自然的认识从神学的束缚中予以解放,对自然界发展的辩证图景呈现于人们的眼前,他阐述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,也将唯物辩证法运用于自然科学。


      《大学》所倡导的格物、致知,重在观察、探究事物的本质,思考自然界的存在。哲学philosophy表示的是爱智慧,哲学是一门关于智慧的学问,智慧推动发现自然和社会规律。这一切都源于提问,思考是人类之所以区别于机器和其他生物的特征,我们成人要向天真烂漫的孩子去学习,学习他们对世间万物的好奇心,对什么都喜欢问一句“为什么”,我们应当找回最原始、最本源的能力。


      “人类一思考,上帝会发笑”。人类文明进步的推动就在于发现和探索,那么 “我是谁?”、 “为什么我认为我是我,而不是把他人当成我?”、“因为他者存在,所以我认识到了我。没有他人,我就无法认识到自我“,一旦触到”我是谁“这样的问题即意识到在我之外有他者,而我就是这个差异!正因为我是差异性,所以我才会思考同一性,才会思考他者、思考自我、思考一切。


      泰勒斯宣称万物由水而生,又复归于水。阿那克西曼德说:“运动中产生万物”。阿那克西米尼主张“气化万物”。毕达哥拉斯说:“凡物皆数“。无数思想家探索自然,试图去寻找自然界的唯一,然而世界的无止境终难归一,他们助推了神学在社会历史领域的孵化。“万物从何而来”、细胞学说、进化论、能量守恒转化定律、元素周期律等科学发现,消融着物与物之间的“鸿沟“,自然界就是作为一个系统整体的清晰呈现。


      万物相连,人类走入了世界的舞台中央,康德最早提出“人是目的”,助推了人类中心主义的诞生。人类的一切活动更多以人类利益为出发点和归宿,人类欲望的无止境,间接使得生态失衡。全球变暖、微生物变异等间接反作用于人。人与自然该如何和平相处?


       “科学”究竟是什么?科学是在从事实中推导知识,推出一致性、可检验性、可解释性、预见性、容错性。而我们更多看到的却是对科学认识的无止境。演绎、归纳、回溯、类比、直觉,而波普尔却认为科学与非科学的界限并不是一成不变,科学只能包含有限的经验,因而必然要为以后的经验所否定。“科学理论的最终命运就是被证伪的”,自证实与证伪中感受冲击与震撼,内心久久无法平息。既为孜孜不倦实验、实践、推理的科学前辈们坎坷命运唏嘘,也为其不断求索精神而心生崇敬,他们残酷却无限量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。


      纵观历史,自然辩证法的科学思想被揭示出来的价值不仅仅在于针对过往,还在于科学技术的突破、生产力变革、人类文明的纪元迭新、环境的变迁,它的价值更在于面向未来、世界观改变、社会的持续变革、人与此自然的和谐发展。作为新时代的一员,我们深刻理解人在自然和科学面前的渺小和知识的无穷尽,人的所知即未知,永远好奇、时刻保持反诘之态,不断完善认知,了解并呵护自然,贡献光与热,或许更是人与自然的生生不息与周而复往的源泉。